玉楼春·春景

宋代 宋祁
东城渐觉风光好。
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
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玉楼春·春景

宋代 宋祁
东城渐觉风光好。
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
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王勃故事

宋代 宋祁
九月九日都督大宴滕王阁,宿命其婿作序以夸客,因出纸笔遍请客,莫敢当,至勃,泛然不辞。
都督怒,起更衣,遣吏伺其文辄报。
一再报,语益奇,乃矍然曰:“天才也!”请遂成文,极欢罢。
勃属文,初不精思,先磨墨数升,则酣饮,引被覆面卧,及寤,援笔成篇,不易一字,时人谓勃为腹稿。

王勃故事

宋代 宋祁
九月九日都督大宴滕王阁,宿命其婿作序以夸客,因出纸笔遍请客,莫敢当,至勃,泛然不辞。
都督怒,起更衣,遣吏伺其文辄报。
一再报,语益奇,乃矍然曰:“天才也!”请遂成文,极欢罢。
勃属文,初不精思,先磨墨数升,则酣饮,引被覆面卧,及寤,援笔成篇,不易一字,时人谓勃为腹稿。

落花

宋代 宋祁
坠素翻红各自伤,青楼烟雨忍相忘。
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
沧海客归珠有泪,章台人去骨遗香。
可能无意传双蝶,尽付芳心与蜜房。

落花

宋代 宋祁
坠素翻红各自伤,青楼烟雨忍相忘。
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
沧海客归珠有泪,章台人去骨遗香。
可能无意传双蝶,尽付芳心与蜜房。

送河中司马待制

宋代 宋祁
从祀天坛歇翠薰,西门征軷怆离群。
暂违册府三重阁,先过楼船一曲汾。
賨炙击鱼开左席,戏壶争马宴中军。
鸛楼西北怀都思,尽日凭高不碍云。

送河中司马待制

宋代 宋祁
从祀天坛歇翠薰,西门征軷怆离群。
暂违册府三重阁,先过楼船一曲汾。
賨炙击鱼开左席,戏壶争马宴中军。
鸛楼西北怀都思,尽日凭高不碍云。

章靖冯公哀词

宋代 宋祁
睆箦绵疴革,中楹奠梦还。
蕝仪犹在野,书副即藏山。
友酹生刍洁,君恩刻印颁。
一朝交臂失,宁复易睎颜。

章靖冯公哀词

宋代 宋祁
睆箦绵疴革,中楹奠梦还。
蕝仪犹在野,书副即藏山。
友酹生刍洁,君恩刻印颁。
一朝交臂失,宁复易睎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