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相如完璧归赵论

明代 王世贞
蔺相如之完璧,人皆称之。
予未敢以为信也。
夫秦以十五城之空名,诈赵而胁其璧。
是时言取璧者,情也,非欲以窥赵也。
赵得其情则弗予,不得其情则予;得其情而畏之则予,得其情而弗畏之则弗予。
此两言决耳,奈之何既畏而复挑其怒也!且夫秦欲璧,赵弗予璧,两无所曲直也。
入璧而秦弗予城,曲在秦;秦出城而璧归,曲在赵。
欲使曲在秦,则莫如弃璧;畏弃璧,则莫如弗予。
夫秦王既按图以予城,又设九宾,斋而受璧,其势不得不予城。
璧入而城弗予,相如则前请曰:“臣固知大王之弗予城也。
夫璧非赵璧乎?而十五城秦宝也。
今使大王以璧故,而亡其十五城,十五城之子弟,皆厚怨大王以弃我如草芥也。
大王弗与城,而绐赵璧,以一璧故,而失信于天下,臣请就死于国,以明大王之失信!”秦王未必不返璧也。
今奈何使舍人怀而逃之,而归直于秦?是时秦意未欲与赵绝耳。
令秦王怒而僇相如于市,武安君十万众压邯郸,而责璧与信,一胜而相如族,再胜而璧终入秦矣。
吾故曰:蔺相如之获全于璧也,天也。
若其劲渑池,柔廉颇,则愈出而愈妙于用。
所以能完赵者,天固曲全之哉!

蔺相如完璧归赵论

明代 王世贞
蔺相如之完璧,人皆称之。
予未敢以为信也。
夫秦以十五城之空名,诈赵而胁其璧。
是时言取璧者,情也,非欲以窥赵也。
赵得其情则弗予,不得其情则予;得其情而畏之则予,得其情而弗畏之则弗予。
此两言决耳,奈之何既畏而复挑其怒也!且夫秦欲璧,赵弗予璧,两无所曲直也。
入璧而秦弗予城,曲在秦;秦出城而璧归,曲在赵。
欲使曲在秦,则莫如弃璧;畏弃璧,则莫如弗予。
夫秦王既按图以予城,又设九宾,斋而受璧,其势不得不予城。
璧入而城弗予,相如则前请曰:“臣固知大王之弗予城也。
夫璧非赵璧乎?而十五城秦宝也。
今使大王以璧故,而亡其十五城,十五城之子弟,皆厚怨大王以弃我如草芥也。
大王弗与城,而绐赵璧,以一璧故,而失信于天下,臣请就死于国,以明大王之失信!”秦王未必不返璧也。
今奈何使舍人怀而逃之,而归直于秦?是时秦意未欲与赵绝耳。
令秦王怒而僇相如于市,武安君十万众压邯郸,而责璧与信,一胜而相如族,再胜而璧终入秦矣。
吾故曰:蔺相如之获全于璧也,天也。
若其劲渑池,柔廉颇,则愈出而愈妙于用。
所以能完赵者,天固曲全之哉!

送毛检讨起贬云南幕僚

明代 王世贞
乾坤惨淡干戈里,封事终军拭泪题。
苑道夜乘中贵马,关头朝听逐臣鸡。
盘江瘴暖桐花发,黔岭云深鹎鵊迷。
魑魅如逢休代答,赐环应有汉宫泥。

送毛检讨起贬云南幕僚

明代 王世贞
乾坤惨淡干戈里,封事终军拭泪题。
苑道夜乘中贵马,关头朝听逐臣鸡。
盘江瘴暖桐花发,黔岭云深鹎鵊迷。
魑魅如逢休代答,赐环应有汉宫泥。

游石公山东连云障入剑楼

明代 王世贞
地是排云上,天从破涧通。
乍看双剑豁,不数五丁雄。
一转成开辟,千寻接混融。
竦身争鸟道,侧足瞰龙宫。
鼍拥高低石,鲸嘘断续虹。
张空帝子乐,叠浪大王风。
响答歌增壮,尊扶力未穷。
欲寻前相迹,明灭古苔中。

游石公山东连云障入剑楼

明代 王世贞
地是排云上,天从破涧通。
乍看双剑豁,不数五丁雄。
一转成开辟,千寻接混融。
竦身争鸟道,侧足瞰龙宫。
鼍拥高低石,鲸嘘断续虹。
张空帝子乐,叠浪大王风。
响答歌增壮,尊扶力未穷。
欲寻前相迹,明灭古苔中。

戏赠陆兄

明代 王世贞
见汝佳公子,俄然双鬓华。
有家不解问,欲问已无家。
鞭巷一壶酒,弇园千树花。
应门如不却,老去足生涯。

戏赠陆兄

明代 王世贞
见汝佳公子,俄然双鬓华。
有家不解问,欲问已无家。
鞭巷一壶酒,弇园千树花。
应门如不却,老去足生涯。

辰玉应试留都赋此赠之兼赠孟孺 其二

明代 王世贞
棘日垂没际,秋榜将放时。
要须觅真我,勿述未波驰。
一番煅炼过,大道将庶几。

辰玉应试留都赋此赠之兼赠孟孺 其二

明代 王世贞
棘日垂没际,秋榜将放时。
要须觅真我,勿述未波驰。
一番煅炼过,大道将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