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斋属题欧人水画册子

清代 : 郑孝胥
峰能射日涧能幽,云自行空海自流。
见画众宾心惊倒,樽前敢请话前游。

杂诗 其二

清代 : 郑孝胥
亚字阑干凿石成,砖廊缛腻复宽平。
年年祇望松身长,待听风涛入座声。

怀人亭 其一 并序

清代 : 郑孝胥
孤亭云海渺相思,独上惟吟忆我诗。
从此故人感天末,不妨来此立移时。

题顾升瘗琴铭及其妻庄宁书多心经

清代 : 郑孝胥
遣词掩抑《瘗琴铭》,下笔沉吟资福经。
毕竟乞灵文字好,生天成佛总无灵。

赠林赞虞侍郎

清代 : 郑孝胥
我朝二百年,未尝用闽士。
闽人入军机,有之自公始。
公虽负清望,峭直素难比。
特擢由圣明,此外更何恃。
孤立固甚危,诡随亦吾耻。
愿先收人心,以此立宗旨。
用人与行政,切忌犯不韪。
但令识轻重,缓急差可倚。
亦莫太矫激,徐徐布条理。
朋党兆已萌,勿使祸再起。
时艰至此极,任重宁足喜。
连宵语月下,含意深无底。
惟将忧国涕,珍重付江水。

追怀陈缄斋

清代 : 郑孝胥
风味缄斋致最优,眼中何处著时流。
逢场未减清狂概,带醉偏寻寂寞游。
双鬓早衰缘骨肉,孤儿谁托指山邱。
软尘丁郑还相见,宿草年年泪不收。

湖上杂诗 其十

清代 : 郑孝胥
渐与诸峰熟,又怜湖水妍。
湖山岂识我,欲去莫流连。

海藏楼杂诗 其二十二

清代 : 郑孝胥
蛰仙将入觐,忠愤不可当。
我于三薰之,少安莫怒张。
事君信乃谏,未信必两伤。
百伤亦不惜,知子抱烈肠。
天下事之大,气平臂奚攘。
睹子朴直姿,当使群疑亡。
多言定何益,无欲谁则刚。
朝廷患多欲,孰知我非狂?

赠宪有之

清代 : 郑孝胥
忠贤久赍志,哲肆各超特。
吁嗟此何时,为国当尽力。
少康初在虞,羽山犹未殛。
见君窃叹异,风骨果遗直。
老夫颇相士,深浅稍能测。
热中必怼上,室怒市于色。
一笑契吾言,士固先器识。

樱花花下作 其四

清代 : 郑孝胥
看到繁枝处处开,韶光骀荡锦成堆。
春归沧海刚三月,骨醉东风又一回。
花气连云收暮雨,涛声催昼送轻雷。
道人摩眼空吟望,无复当年侧艳才。